更全面認識古希臘民主政治

核心提示: 本書意在對古代希臘民主政治的興起、發展、一般特徵和歷史影響做綜合性研究,首先概述西方學術界有關雅典民主的研究和認識,進而分析古希臘民主的前提——城邦制度及其特徵,強調城邦制度中包含的民主因素。

《古代希臘民主政治》

古代希臘民主政治

晏紹祥 著

商務印書館2019年8月出版

內容簡介:

本書意在對古代希臘民主政治的興起、發展、一般特徵和歷史影響做綜合性研究,首先概述西方學術界有關雅典民主的研究和認識,進而分析古希臘民主的前提——城邦制度及其特徵,強調城邦制度中包含的民主因素。該書的主體是具體的個案研究,分別討論了古典時代斯巴達城邦政治與社會生活中的民主因素,雅典民主政治的發展和運作;阿爾哥斯、比奧提亞、敍拉古和阿凱亞同盟等城邦與城邦聯盟政治中的民主政治及其特徵。

作者簡介:

晏紹祥,1962年生,歷史學博士,首都師範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中國世界古代中世紀史研究會會長。主要從事世界古代史,尤其是古典世界歷史、古典傳統在西方世界的演變等領域的研究,著有《荷馬社會研究》《古典歷史研究史》《古典民主與共和傳統》《古代希臘歷史與學術史初學集》《希臘與羅馬 : 過去與現在》《希臘史研究入門》(合著)等,譯有《羅馬共和國政制》《早期希臘》《劍橋希臘羅馬政治思想史》《外族的智慧》《古代世界的政治》(合譯)等,並在專業刊物發表各類學術論文多篇。先後主持教育部和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多項。

繼先後出版探討希臘古典文明“史前史”的《荷馬社會研究》和“身後事”的《古典歷史研究史》、《古典民主與共和傳統》等佳作之後,晏紹祥教授終於在最新出版的專著《古代希臘民主政治》裏總結了自己多年以來對古希臘民主政治本身的研究心得。

這部厚達近700頁的鉅著被劃分為簡單明瞭的五部分內容,依次探討了雅典民主制研究的學術史、古典時代之前希臘城邦的起源與發展、斯巴達城邦制度中的民主元素、雅典民主制和希臘其他城邦實行過的民主政治。作者的敍述分析以公元前5-4世紀的雅典民主製為核心(探討雅典民主制這一“古典民主的典範”的第三章佔據了全書中長達220頁的篇幅),但其視野與筆觸遠遠超出了古典雅典城邦的時空範疇。晏紹祥教授結合大量銘文、考古、成文史料和近現代東西方希臘史學者的研究成果,為讀者呈現了從荷馬社會到希臘化時代、從西西里島到比奧提亞地區的廣闊時空範圍內民主政治的萌芽、誕生、嬗變與終結的立體化進程,代表了中國古希臘史學界對古代希臘民主政治這一主題的前沿研究水準。

本書在學術史梳理與學術觀點介紹上的一個突出特色是非常重視中國學者對希臘民主政治的分析、評價與反思,這一特徵是西方古典學界的同題材著作與國內學者的多數希臘史領域專著所不具備的。據筆者根據書後參考書目所進行的統計,晏紹祥教授在本書中參考的中文研究成果(尚不包含中文譯著)多達120餘種。該現象一方面反映了晏紹祥教授對古希臘史研究領域中國學者觀點、視角的高度重視,另一方面也印證了我國知識分子對“民主”這一希臘文明元素自民國時代以來的濃厚興趣與密切關注。當然,對中國學者成果的尊重並不妨礙晏紹祥教授在同一部著作裏對格羅特、瓊斯、芬利、漢森、奧斯邦、奧伯等一流歐美古典學家相關成果如數家珍並予批判借鑑。作者一方面對格羅特、芬利、漢森等人關於雅典民主制的經典研究進行了深入紮實的研讀和高度凝練的概括,另一方面又公允地指出了當代希臘民主政治研究這一意識形態色彩濃重的領域中存在着的有失客觀、借古喻今等問題。對東西方學者關於希臘民主制的浩瀚著作的兼收幷蓄與批判反思匯聚成了本書導言中長達近60頁的、充滿智慧與歷史厚重感的希臘民主制研究學術史。筆者認為,這篇導言可以作為供國內初涉古希臘政治史的學生與青年學者們學習、參考的重要指南性著作之一。

與之前汗牛充棟、不乏經典成果的同題材西文著作相比,《古代希臘民主政治》的一大特色在於它對古希臘民主政治面貌的立體化呈現。在源遠流長的古典學術史上,古希臘民主政治長期以來幾乎被視作雅典城邦民主制的代名詞。荷馬時代樸素的軍事、社會組織形式被貼上軍事民主制(古典學家們很少將之視為真正意義上的“民主”)的標籤;古風時代的希臘被視為貴族統治的世界;古典時期的斯巴達、科林斯、底比斯等與雅典並立的強大城邦被當作寡頭制政體的代表;而阿爾哥斯、阿凱亞、敍拉古等地區各自實行過的民主制度也因為雅典作家着墨較少而未能得到應有的重視。晏紹祥教授在自己的新著中有意識地嘗試打破對雅典民主制中心地位的過分強調,指出“如果説希臘城邦政治發展的終極目標是走向民主政治,現有的證據已經表明,帶有民主韻味的政治制度最早並不產生於雅典,甚至不是斯巴達,而是希臘世界的其他地區”。並且“到古典時代,當雅典民主政治發展到極致時,民主政治也並非獨此一家。許多城邦都曾產生過不同程度的民主政治,並且被希臘人目為demokratia”。為此,在考察古風時代後期有史可考的新興民主制城邦之前,晏紹祥教授先將目光對準了荷馬時代的希臘社會。由於作者擁有在著述《荷馬社會研究》時打下的堅實學術基礎,《古代希臘民主政治》的這部分內容清晰、準確、令人信服地呈現了荷馬時代的希臘民主制萌芽。晏紹祥教授向我們指出,雅典等城邦在古典時代發達、成熟、成功的民主制度並非從天而降,而是在自荷馬時代以降數百年的歷史中萌芽、醖釀、成長並經受環境考驗後積累起來的政治成就。而在本書的最後一章(“希臘其他城邦的民主政治”)中,晏紹祥教授又以阿爾哥斯、比奧提亞同盟、敍拉古、阿凱亞同盟等4個典型案例分析了雅典之外古希臘民主制度的多元化特徵。這些內容既吸收了西方古典學界對雅典、斯巴達以外的“次要”城邦的前沿研究成果,又通過探討民主政治多樣性的獨特視角向讀者提供了別開生面的敍述模式。

在對雅典民主制這一經典題材的處理中,筆者認為最具特色的一段內容是作者對“演説家的角色”的思考與評價。在阿里斯托芬、修昔底德與亞里士多德等古典作家和康納等現當代學者論著的影響下,相當一部分西方與中國學者將公元前5世紀末以降活躍於雅典的演説家視為討好、煽動民眾的“蠱惑家”和城邦危機的表徵。晏紹祥教授從口傳文化在雅典城邦文明中的重要性入手,為阿提卡演説家們的歷史地位進行了辯護。他指出,古典時代的雅典城邦還只是一個識字率較低的初級文字社會。相當一部分雅典公民的識字水平可能非常低下;其他公民對書面文獻的利用也受到經濟成本等因素的限制。在這樣的社會里,“口傳文化顯然佔有重要地位”。政治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口頭辯論;人們在辯論中重口頭證據而輕視文本證據;在法庭訴訟中,即便已經寫好了訟書,證人也需像臨時發表那樣在現場背誦。因此,“演説家的存在,是雅典乃至整個希臘城邦歷史的要求”。晏紹祥教授認為,公元前4世紀希臘城邦的衰落是一種普遍現象,與民主政治及演説家無關;將雅典城邦的衰落同阿提卡演説家道德敗壞作用掛鈎的看法無法解釋這個城邦衰退期為何長達百餘年之久,其時間跨度甚至超過中國的不少王朝。在這些令人信服的分析基礎上,作者給出了自己經過深思熟慮後的結論:“因此,所謂演説造成民主政治衰落的説法,不過是從古典到現代那些不願承認民眾也能治理好國家的所謂精英們創造出來的神話,缺乏歷史事實充分的支撐。”

如前所述,《古代希臘民主政治》已對希臘民主制這一主題提供了全面的、立體化的敍述與分析。從精益求精的角度看,筆者認為本書對於希臘民主政治的思想成就——設計理想民主社會治理模式的宏偉藍圖——的論述還有進一步完善的餘地。可能由於追求主題集中或避免重複《古典民主與共和傳統》中的相關論述的緣故,本書對希臘民主制的文化成就總體上着墨不多。在全書結語中,晏紹祥教授重點補充了民主政治所提供的寬鬆社會環境對古希臘政治學、哲學、文學、藝術、史學等文化分支的促進作用,指出“在今人看來,民主政治最大的貢獻之一,是創造了希臘人輝煌燦爛的文化”。這些看法無疑是合理的。然而,筆者認為,古代希臘民主政治的文化貢獻不僅僅是為文學藝術的成長提供了自由土壤,還在於通過其代言人直接發表,建立了承載着民主制文明美好理想的政治宣言與文化語境。從這個意義上講,雖然索福克勒斯對提修斯作為雅典民主制締造者的光輝形象塑造並不具備史料價值,儘管《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伯利克里在陣亡戰士葬禮上震撼人心的演説或許出於史家修昔底德的虛構,這些文本及其所承載的民主政治理想在思想史上的價值與影響都是不容否認的。在很大程度上,銜接古代民主與現代民主的橋樑恰恰是這些文本與理想,而非雅典衞城與羅馬廣場的斷壁殘垣。因此,為古代希臘民主政治辯護、代言、設計藍圖或提出善意批評的知識精英們——如埃斯庫羅斯、索福克勒斯、阿里斯托芬、修昔底德、伊索克拉底和德摩斯梯尼——所作出的思想文化貢獻似乎也完全有理由在本書中佔據一部分獨立篇幅。或許值得一提的是,幾乎與《古代希臘民主政治》同時問世的張新剛博士新著《友愛共同體——古希臘政治思想研究》恰恰選擇了城邦政治話語體系建構的角度,對雅典民主制的政治文化建樹進行了同晏紹祥教授殊途同歸的精彩分析。中文世界的廣大讀者如將這兩部專著結合起來閲讀,便可大致對古希臘政治文明在制度、實踐層面與思想、文化層面的成敗得失形成較為全面、客觀的印象。

【深圳到香港物流】

來源:商務印書館